数字货币真的来了?首吃螃蟹者传出,碰一碰功能露脸

币世界-数字货币真的来了?首吃螃蟹者传出,碰一碰功能露脸

继此前一日“央行数字货币在农行内测”消息发酵后,4月16日,市场进一步传出央行数字货币首个应用场景将在苏州相城区落地的消息。

苏州相城区政府相关人士对此未予置评,区金融局人士表示“不便答复”,其他多个当地机关单位称尚不知情,央行苏州市中心支行表示“以总行口径为准”,央行总行方面未予确认。

去年夏天以来,央行数字货币频频出现在我国监管官方表态中。其应用技术、研发进度、“参与”研发者及与纸币现金、第三方支付如何共存等,也随着监管和部分市场机构的披露有了些许轮廓。虽然央行数字货币仍未露出全貌,但市场关注热度已不断上升,近两日数字货币概念股再度迎来一波大涨。

苏州将首吃螃蟹?官方未予置评

据财联社4月16日报道,央行数字货币(DC/EP)将以交通费补贴的形式,在5月发放给苏州相城区各区级机关、事业单位和直属企业员工。相关文件显示,苏州市相城区要求区属行政单位员工在4月份安装数字钱包,5月将其工资中的交通补贴的50%通过央行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

对此,记者询问了多个有关单位。苏州相城区政府相关人士未予置评,区金融局人士表示“不便答复”,其他多个当地机关单位称尚不知情,央行苏州市中心支行表示“以总行口径为准”,央行总行方面未予确认。

为何是苏州?此前公开信息中已有诸多线索。去年3月,长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设立在苏州,法定代表人是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下称“数研所”)副所长狄刚,大股东是数研所旗下的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去年末,有消息称,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有望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4月15日流传的试点城市中增加了雄安、成都两地。

对于两次传出的试点消息,一位接近监管人士都未予否认,但称“市场报道不代表官方,相关工作一直在做,可关注央行官方宣传口径。”

央行数字货币高频“露脸”,已箭在弦上?

央行官方口径中未曾提到过试点城市、应用场景等具体内容,但明确相关工作持续推进。

今年1月,央行官微文章称,2019年央行基本完成法定数字货币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4月3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货币金银和安全保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提出,要坚定不移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在4月10日的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表示,将按照计划有序推进数字货币,数字经济可能成为新的经济发展亮点,对数字货币的研发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事实上,央行自2014年就着手开展了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去年6月Facebook发布Libra币白皮书,全球对数字货币关注度升温,央行数字货币也开始在我国官方表态中高频“露脸”。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近日撰文指出,从2014年开始推动研发数字货币,现在试运行基本结束,也许很快就可以推行。中信证券表示,银行科技项目的测试周期一般在半年至一年时间,预计自上而下推动央行数字货币年内上线可能性较大。

伴随高频表态,央行数研所、长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等相关机构招聘动作也不断。今年一季度,深圳金融科技研究院开启了新一轮招兵买马。招聘资料显示,该研究院承担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和金融科技创新研究等工作,招聘涉及区块链研发工程师、前端开发工程师、高级经济学家等约40个岗位,称法定数字货币研发运营是“极具挑战的系统工程和宏伟事业”,也是“人类货币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

或替代部分现金,底层技术不一定是区块链

去年10月,政治局会议明确了区块链的战略定位,不少观点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有效追踪保护公民的信息安全,适用于数字货币。

不过央行数研所所长穆长春去年就明确,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今年2月,央行数研所区块链课题组在《中国金融》上发表署名文章指出,不建议基于区块链改造传统支付系统。

对于央行数字货币将与纸币如何并存,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注重替代M0(即纸钞和硬币),并且保持了现钞的属性以及主要特征,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将是替代现钞的最好工具。世界银行首席信息安全架构师张志军认为,法定数字货币不可能完全取代纸币,因为还要考虑到上了年纪的人群,所以要支持两种形式并存。

当前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在很多场景中对现金替代率已经较高,央行数字货币与移动支付的异同会体现在哪儿?穆长春曾介绍,数字货币在支付的时候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不像现在用微信和支付宝都需要绑定银行卡。

此外,“双离线”使用将是未来一个目标,目前支付宝、微信的离线支付都属于单离线,即对用户离线、对商户在线。穆长春举例称,假设两个人的手机里都有数字钱包,只要手机有电,哪怕没有网络,两个手机一碰触就可以使一个人电子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外一个人,这就是双离线。4月15日流传的央行数字货币在农行账户内测的照片也显示,其常用功能除了有“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外,还有一个选项即“碰一碰”。

机构赛马,央行数字货币有无投融资功能等仍未明晰

央行并非唯一参与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机构。穆长春在去年8月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他同时称,目前属于一个赛马状态,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做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谁的路线好,谁最终被市场接受,谁就会跑赢比赛。去年8月曾传出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阿里巴巴、腾讯及银联等七大机构同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不过监管人士称消息不准确。

近期支付宝发布了5项与数字货币有关的专利,再度引发猜测。新京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的专利查询中看到,5项专利都处于“等待实审提案”状态,专利说明中普遍提到了央行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的背景。

其中“一种基于数字货币的匿名交易方法和系统”专利说明书显示,与传统的移动支付相比,数字货币本身就是法定货币,也可以不再需要与电子账户相关联,因此数字货币已经不仅是支付工具基于数字货币现有的发行制度,通常遵循从中央银行到运营机构的双层投放体系;其中,运营机构通常是指中央银行许可的诸如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比如Alipay)等拥有发行数字货币的权利的机构。张志军通俗解释这一模式称,即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给大的银行、机构,再由它们去把具体的数字货币分配到个人手里。

支付宝的专利说明与央行表述都是数字货币“双层投放体系”。有报道写到,支付宝参与了DC/EP的技术和硬件研发、发行和支付通道技术工作。不过,记者4月16日向支付宝方面求证,并未得到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央行和支付宝方面都没有官宣过二者在数字货币研发上有合作。

此外,业内人士指出,央行数字货币虽然明确了双层运营体系,但体系之下的流通形式、有无投融资功能等仍未清晰,清算机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尚未知。

多上市公司宣布参与数字货币研发

在央行数字货币内测和有望进入应用场景的消息拉动下,数字货币概念股连续两个交易日走强。截至4月16日收盘,金冠股份、众应互联、广电运通、恒宝股份、飞天诚信、数字认证、高伟达等9只个股涨停。

从上市公司公告看,包括ATM设备、U盾设备商、运营商等产业链上下游机构都有涉足。如广电运通称,公司研究院开展数字货币应用研发工作,主要是在ATM上支持数字货币与银行账户货币互换的模块,数字货币硬件钱包也在研发当中;飞天诚信目前已推出数字货币硬件钱包。此外,包括中国银联、中国联通等公司有1项或多项涉及数字货币的专利申请。



发表评论